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房产
装修
汽车
婚嫁
健康
理财
旅游
美食
跳蚤
二手房
租房
招聘
二手车
教育
茶座
我要买房
买东西
装修家居
交友
职场
生活
网购
亲子
情感
龙城车友
找美食
谈婚论嫁
美女
兴趣
八卦
宠物
手机

李自成的最后时光,九宫山诈死瞒天过海,穿大明总兵马甲打游击ppzhus

[复制链接]
查看: 45|回复: 0

1万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7957
发表于 2020-3-26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644年,李自成率50万雄师阵容赫赫地奔袭大明宁武关。戋戋几千守城明军,根本不被李闯王放在眼里,他两眼放光地快马加鞭,恨不能立马就一口吃掉宁武关。然而,“大象踩死蚂蚁”的压倒性胜利,非但没有随着李自成的遐想而到来,他反而被实际狠狠地捅了一刀心窝子……
闯王李自成

1、李自成奔袭宁武关,惨胜之后吓破了胆!

闯王李自成纵马冲到阵前,哐当一声抽出刀来,眼露凶光地指向城楼,扯起粗狂的破锣嗓子吆喝。“城里的明军,你们给我竖起耳光听好,瞪大你们的眼珠子看清晰,你们已经被我50万大顺军困绕了!知趣的,赶紧放下武器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不识好歹的,我就打断你们的狗腿,砍掉你们的狗头当夜壶!”
李自成恫吓的话音刚落,立刻遭到守将周遇吉轻视地回怼:“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李自成,你这个泥腿子,下岗邮差!你带着这帮乌合之众就敢来攻我城,简直就是癞蛤蟆打哈欠,你也不怕笑掉本官的大牙,哈哈。”
“楼上谁人当官的,你别给脸不要脸,再不放下武器,打开城门降服佩服,本王立刻杀进来,鸡犬不留,片瓦不存。”李自成酡颜脖子粗地挥刀咆哮。
城楼之上,半晌沉默沉静之后,顿时箭如雨下。李自成气急败坏地挥师攻城,宁武关顿时喊杀声震天,血流成河。当护城河被血肉之躯填平,城门口堆满大顺军尸首时,攻守两军陷入胶着的厮杀之中。
宁武关之战非常惨烈,明军战至末了一兵一卒,李自成损兵折将7万余人,才取得终极的惨胜。黑暗的夜幕下,李自成如打霜的茄子一样平常,悲观地蹲在一堆篝火前。沉默沉静了许久,他一声长叹地问宋献策。“智囊,此去京师还要途经哪些城池?”
    #pgc-card .pgc-card-href {        text-decoration: none;        outline: none;        display: block;        width: 100%;        height: 100%;    }    #pgc-card .pgc-card-href: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pc 样式*/    .pgc-card {        box-sizing: border-box;        height: 164px;        border: 1px solid #e8e8e8;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 20px 94px 12px 180px;        overflow: hidden;    }    .pgc-card::after {        content: " ";        display: block;        border-left: 1px solid #e8e8e8;        height: 120px;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76px;        top: 20px;    }    .pgc-cover {        position: absolute;        width: 162px;        height: 162px;        top: 0;        left: 0;        background-size: cover;    }    .pgc-content {        overflow: hidden;        position: relative;        top: 50%;        -webkit-transform: translateY(-50%);        transform: translateY(-50%);    }    .pgc-content-title {        font-size: 18px;        color: #222;        line-height: 1;        font-weight: bold;        overflow: hidden;        text-overflow: ellipsis;        white-space: nowrap;    }    .pgc-content-desc {        font-size: 14px;        color: #444;        overflow: hidden;        text-overflow: ellipsis;        padding-top: 9px;        overflow: hidden;        line-height: 1.2em;        display: -webkit-inline-box;        -webkit-line-clamp: 2;        -webkit-box-orient: vertical;    }    .pgc-content-price {        font-size: 22px;        color: #f85959;        padding-top: 18px;        line-height: 1em;    }    .pgc-card-buy {        width: 75px;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0;        top: 50px;        color: #406599;        font-size: 14px;        text-align: center;    }    .pgc-buy-text {        padding-top: 10px;    }    .pgc-icon-buy {        height: 23px;        width: 20px;        display: inline-block;        background: url(https://s0.pstatp.com/pgc/v2/pgc_tpl/static/image/commodity_buy_f2b4d1a.png);    }   
                    正版新书 熬彻夜也要读完的大明史 覃仕勇著
            
            ¥39.8
        
                    
                                    购买
                                



李自成攻城

“大同、宣府、居庸关……”宋献策脸色凝重地答复。
“戋戋几千个宁武关守军,就让我大顺军云云伤筋动骨。一起北上,还要遭遇敌军10万之众,人家可都是身经百战的正规军,我们就是一群种庄稼的泥腿子。仗要是再这么打下去,怕是打不了多远,我就成了光杆儿闯王,死于明军的乱刀之下。我看照旧豪杰不吃面前亏,杀回米脂故乡去占山为王算了?”李自成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声泪俱下地对智囊说。
“闯王,切莫长他人志气,灭本身威风。”智囊宋献策立刻拱手安慰。
“哎,人要有自知之明,咱们确实干不外人家。别看我武士多势重,但是向来不经打呀。你看看彻夜的战况,杀敌一人自损十倍啊。这明军真是太可骇了,简直就是虎狼之师!” 李自成连连摆手认怂。
“虎狼之师假如吓破了胆,也就成了怂包蛋。彻夜一战,我军虽是丧失惨重,但全歼宁武关守军的气魄,想必震慑了其他城池的守军,这就叫杀鸡给猴看,量他们也未必敢容易顽抗。”智囊蹲下身来给李自成“打鸡血”。
宁武关守将周遇吉

“啊哈,智囊之言也挺有原理的。果真云云的话,一起杀到北都城,那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儿。不外,要是这帮明军不把咱回事儿,把脑壳别在裤腰带上跟咱玩命到底。那我老李这几十万人,还不敷他们熬小米粥的。到底是继承北上,照旧回米脂故乡呢?”李自成意气消沉地连连摇头。
宋献策见李自成惊魂未定,又始终摇晃不定,深知现在多说无益,只好劝他早些回帐苏息,待来日再从长计议。薄弱的油灯光影下,李自成翻来覆去地“摊煎饼”,越想越提心吊胆,豆大的汗水滚滚而下。
朝晨,在噩梦中搏命突围的李闯王,被智囊宋献策的连声报喜给惊醒,他一个鲤鱼打挺地蹦跶起来问“喜从何来?”
“大同守将姜瓖的降书送到!”宋献策激动地奏报。
“哎呀呀!真是太好了!天助我也!”李自成高兴得猛拍大腿。
“照此看来,别的守军的降书,也快要到了。”宋献策欣喜地推测。
“那咱就继承北上,给老朱家一点颜色瞧瞧!” 李自成欢天喜地地吩咐。
果然,大顺军一起再未遭遇像样的反抗,唱着山歌轻松地走到都城外。李自成下令队伍就地扎营歇脚,吩咐智囊给崇祯给了封求和信。“草民从未敢贪图夺取大明山河,着实是官逼民反,活不下去了才斗胆这么干的。皇上本日要是能封我‘西北王’,再赏给我三五百万银子养老,我立马撤兵退回米脂,以后再不出来跟你尴尬刁难。咋样啊?给个舒畅话吧。”
闯王李自成

2、李自成兵败九宫山,心腹替死瞒天过海!

紫禁城内金銮殿上,崇祯天子读完来信后,气得大发雷霆地咆哮。“戋戋一个米脂的闯贼,也胆敢要挟与打单朕,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账!大来日诰日子从来就没有认怂的,想要地要银,门儿都没有!”
李自成得知被崇祯藐视后,顿时气得痛心疾首,一脚踢翻军帐中桌椅,扬声恶骂朱由检给脸不要脸,立刻点兵与京师守军厮杀起来。此时,卫戍都城的明军,颠末先前的一场鼠疫后,在军力上已经是左支右绌。
双方鏖战两昼夜后,终极城破帝亡,大顺军势如破竹紫禁城。李自成取一支箭射在宫门上,严令告诫三军将士“杀一人者死”。权将军刘宗敏一脸不屑地嘲笑,几十万军士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形状。
都城百姓见大顺军“秋绝不犯”,欢天喜地高唱闯王歌。“吃他娘,穿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哪知这是一群披着羊皮狼!
李自成原来只是想逼宫抖威风,当一个腰缠万贯的大官,谁知却猝不及防地坐上了龙椅。他一脸懵逼地望着那帮东倒西歪、乃至是一屁股坐地上的泥腿子们,竟然找不到一丝当天子的快感,没精打彩地在内心犯嘀咕。“这个崇祯天子也真是的,咱只想要巴掌那么大个土地,再捞点银子吃穿不愁。他非要把天子让给咱来当,还把那么大个天下硬塞给咱来管,你说烦人不烦人?”
影视剧中的崇祯天子

人多口杂的嘈杂声,此起彼伏,金銮殿霎时之间变得像菜市一样热闹,吵得李自成心烦气躁,他随手抄起军刀狠狠地敲在龙椅上。“你们这帮混账东西,鸡叫鹅叫地吵吵啥?”
大殿台阶之下,几个上将要死不活地回应说,军粮就快要吃完了,队伍怕是要断炊了。
“我们一起上唱高调,‘吃他娘,穿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嘿,天下人可都认真了,楞是没谁给过咱一粒粮食。这下好了,全都等着喝都城的冷风吧!”一位副将酸溜溜地吐槽。
“要不是一起上杀富济贫,咱们恐怕早就饿死八百回了。现在,我大顺好不容易得了天下,却要饿肚子没银子,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要是再这么贫乏潦倒下去,恐怕下面的人就该造咱们的反了。”权将军刘宗敏满腹闹骚地神补刀。
“混账东西,叽叽歪歪个毛线!这么大个北都城那里找不到粮食?崇祯部下那些个个该死的大明官员,谁不是腰缠万贯的?我大顺怎么会没粮吃没钱花?你们简直就是一群废物,滚!滚!滚!”李自成咆哮着向殿下扔靴子,众将领顿作鸟兽散。
闯王李自成

影视剧中的吴三桂

这流寇头子李自成金口一开,都城官民随即遭受灭顶之灾。大顺军在城中烧杀抢、奸骗掳,无恶不作,大获丰收。权将军刘宗敏,不光洗劫降将吴三桂府邸,还将其老父关入大牢,霸占其宠妾吴陈圆圆。
李自成听闻刘宗敏闯下大祸,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他立刻命智囊前往规劝。谁知刘宗敏根本不买账,让宋献策转告李自成,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气得他吹胡子瞪眼,又无可怎样。谁让人家老刘手握泰半戎马呢,真要是撕破了脸面,他未必能占到自制。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李自成担心吴三桂闻讯反水,急遽差信使前往山海关,告诫他不得胆大妄为。怎料猪队友却将吴家老头虐死狱中,当“大顺天子”的使者姗姗来迟时,吴三桂早已得知老父的噩耗。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手起刀落,劈死来人,如饥似渴地放多尔衮清军入关。
听闻吴三桂与多尔衮通同作歹,李自成气得跳起来八丈高,匆忙下令刘宗敏率部奔袭山海关。刘宗敏却抄起手来冷嘲热讽地问,“你是不是傻?这种肉包子打狗的事变,你以为我会去干吗?”


“你这个怂货!狗屁权将军!”李自成气得上跳下窜地扬声恶骂。
“呵呵哒,大哥莫说二哥,不知是谁在宁武关被吓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你要想装大尾巴狼,你御驾亲征去啊,本将军阳寿还未尽呢!”刘宗敏仰头大笑。
李自成使唤不动刘宗敏,只好亲身去构造人马迎敌。非常不幸的是,此时的大顺军也感染了鼠疫,能蹦会跳的兵员锐减。颠末困难地东平西凑,李自成委曲拉上一支十万人队伍,众军腰缠金银金饰,手携娇弱女眷,拖拖沓拉地开往山海关。
六万敌军气魄汹汹杀进关来,大顺衰兵一触即溃,眨眼之间,首级像南瓜一样满地乱滚,金银珠宝漫天飞,惨嚎声震耳发聩,吓得李自成屁滚尿流地突围。
李自成匆匆逃离都城,大顺残军一起节节败退,鸡飞狗走地窜入湖北,被穷追不舍的清军重重围困。就在流寇之王即将遭受灭顶之灾时,亲兵卫队长穿上李自成“马甲”,带上“大顺天子”的金牌印玺,边纵马抛撒金银金饰,边率部搏命杀出重围,荣幸甩开清军的追击,直奔九宫山密林而去,不幸遭到本地乡勇伏击。霎时之间三军尽没,“李自成”被诛杀枭首示众。
影视剧中的陈圆圆

闯王李自成

3、南下广东隐姓埋名,反清复明惨死昌乐!

夜黑风高之时,蛰伏山中许久的李自成,率残部顺着山坳叛逃,南下广东与发妻高桂英会合。李自成几经困难辗转,终于在昌乐境内遇上高氏。夫妻二人一番叙旧之后,陷入深深地惆怅之中。仅凭现存的这些人马,想要与巨大的清军抗衡,无异于螳臂当车,早晚死无葬身之地。
一番深图远虑之后,李自成夫妇决定联明抗清。然而,南明新帝怎么大概放得下国对头恨?朱由榔冲着信使开端盖脸地怒斥。“李自成这个该死的闯贼,他居然还没死!朕真恨不得剥他的皮,抽他的筋,喝他的血,用他的头颅祭奠先帝的英灵!”
碰了一鼻子灰之后,李自成不甘心就此作罢,他深知现在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得背靠南明朝廷这个大树。一时之间,他又不知怎么往上靠,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踱来踱去地不绝地挠头。
影视剧中的朱由榔

高桂英忽然一巴掌拍在桌上,吓得李自成浑身一个激灵,他正想扬声恶骂这婆姨,高桂英却欢天喜地地说有奇策,他顿时就没了性情,像绵羊一样地暖和。李自成依高桂英之计,以原大明已故曹总兵名义,向南明朝廷上书表达“反清复明”的忠心,果然一举见效。
朱由榔不光封“曹总兵”为国公,还赏赐了大量军需物资。有了南明小朝廷的关照,“曹国公”的抗清大业搞得风生水起,整天到处惹是生非,折腾得清军非常头痛。不幸的是,几年后朱由榔遭灾,南明土崩瓦解,倾巢之下焉有完卵!陷入孤军奋战的大顺军残部,很快又遭到军中叛徒的出卖,被偷袭的清军系数剿灭。“曹国公”夫妇重伤被俘,随即被清军凌迟于菜市口示众,威慑本地“反清复明”构造。
智囊宋献策是唯一的丧家之犬,他由于暂时外出服务晚归,荣幸躲过这一场避难之劫。得知李自成夫妇蒙难,赤胆忠心的他痛澈心脾。夜半半夜时分,他冒着风险潜到菜市口,偷偷地摒挡主公碎尸骨骨,掩埋于清静的山丘之中。而后,静静叛逃别处隐居,待到风平浪静后,宋献策在一处不起眼的山坡上,构筑了一个巴掌大的地盘庙,供奉李自成高桂英夫妇塑像,感念二位主公当年的知遇之恩。百年归西之时,宋献策将秘密带进了棺材里。因而,众人只知李自成死在九宫山,而不知他“反清复明”死于昌乐。(完)
本文由鹿溪河原创首发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6-2014 历史春秋网 - 历史之家-历史之家书库吧-历史之家书库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电话:0791-88289918
技术支持:迪恩网络科技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